晋国一家事,半部春秋史(2):老而不死是为贼

文/食堂



01


老而不死是为贼


前文提到,晋文侯三十五年(公元前746年),晋国一代英主晋文侯去世,其子伯继位,是为晋昭侯。


这一继位,出事了。


晋昭侯是个小年轻,做事不知道轻重,一上台就搞出问题了。


晋昭侯元年(公元前745年),晋昭侯将自己的叔父,也就是晋文侯的弟弟成师封于曲沃(今山西临汾市曲沃县)。


从此成师别为曲沃氏,因谥号桓,故称曲沃桓叔


其实晋昭侯给叔叔封地没什么大不了,当时周天子和各诸侯国国君都经常封地,但是封地是有讲究的。


西周王朝封地以周天子的国都镐京为标准的,大诸侯国的都城不能超过镐京的三分之一;中等诸侯国不超过镐京的五分之一;小诸侯国不超过镐京九分之一;诸侯国国君分地给宗室、卿大夫也得按这个标准来。


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确保诸侯国国君对宗室、卿大夫的实力优势。


但是晋昭侯就犯忌讳了,他封给叔叔的曲沃比自己的都城翼城(今山西省翼城)还大。


当初仅从晋文侯和成师名字预言晋国会大乱的那个预言师师服赶紧劝谏晋昭侯说,您这是本末倒置了,曲沃日后必定会出事。


可惜忠言逆耳晋昭侯并没有听取师服的真知灼见,从此埋下晋国近七十年内乱的祸根。


其实曲沃桓叔受封曲沃时,已经五十八岁了,年纪一大把,在当时说不准哪天就得去地下陪他哥哥晋文侯了。


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让晋昭侯放松了警惕心。


有句话说得好,老而不死是为贼,说的就是曲沃桓叔这种人,曲沃桓叔年纪虽大,志向可不小。


与刚即位,年纪轻轻的晋昭侯相比,历经晋国四朝(晋穆侯、晋殇叔、晋文侯、晋昭侯)的曲沃桓叔政治斗争经验显然更为丰富。


此时的曲沃桓叔要资历有资历,要有威望有威望,要才能有才能。


晋昭侯这一封地,他连地盘都有了,所以当时晋国很多有志之士纷纷投靠在他的门下“晋国之众皆附焉”,这下他连人都有了。


凭借曲沃非常优越的地理条件和十分优渥的物资条件,曲沃桓叔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苦心经营,积极扩张曲沃的实力。


很快曲沃的实力和影响已经和当时的晋都翼城不遑多让,甚至尤有胜出。



曲沃桓叔


野心这东西,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只跟实力成正比。


随着封地不断壮大、实力的不断增强,曲沃桓叔的欲望也越来越大,他开始萌生了篡夺晋昭侯国君之位的念头,并且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


晋国内乱已经无法避免了,师服的担忧和预言成真了。


更要命的是面对曲沃势力的积极扩张,晋昭侯并没有采取措施制止,听之任之。


身为春秋乱世的国君,心大如斯,也真真是叫人无可奈何。


02


大祸临头


愚昧无知的晋昭侯,没想到他很快就大祸临头。


晋昭侯七年(公元前739年),晋昭侯被手下大臣潘父弑杀。


他就这么死了……


晋昭侯由此光荣的成为晋国历史上,第一个被手下大臣弑杀的国君!


不过晋昭侯并不孤单,往后还会有更多的国君和他一样被弑,其中就包括他的子孙。


潘父干嘛弑君?史书语焉不详。


但接下来就搞了。


潘父意图迎立曲沃桓叔为君。


要说,两人之前没有勾结在一起,谁信啊。


晋昭侯一死,曲沃桓叔新出望外,赶紧派兵前往翼城夺权。


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当时晋昭侯虽死,但是由于晋昭侯是名正言顺的晋国国君,晋国国内支持晋昭侯的势力还很大,而且晋昭侯无辜被弑,更是让他的支持者同仇敌忾。


这些人激奋之下,立晋昭侯的儿子平为国君,是为晋孝侯,并且诛杀叛党潘父。


然后,他们还没等曲沃桓叔到翼城,就发兵攻打曲沃桓叔。


03


郁郁而终


这可大大出乎曲沃桓叔的意料,他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一败涂地。


无奈之下,只好退回曲沃。


至此,翼城与曲沃的对立完全撕破了脸皮,曲沃和翼城的战火就此点燃,内乱升级为战争,代表晋国大宗的翼城政权,和小宗的曲沃政权正式并立而存,晋国正式分裂了。


退回大本营的曲沃桓叔并没有因为一时的失利,就放弃对晋国国君之位觊觎之心。


双方开始了你死我活的血腥斗争。


此时,曲沃桓叔的实力要比晋孝侯强,但没有占压倒性的优势;他也不敢擅自对占有大义名分的晋孝侯发动全面战争。


而晋孝侯这边虽然成功打退一次曲沃桓叔的进攻,却没有彻底击败曲沃桓叔的实力,只能退而自保。


双方实际进入相持阶段,没有合适的机会,谁也不敢动手。


就这样,过了八年,双方没有爆发大的冲突。


晋孝侯八年(公元前731年),蛰伏了八年之久的曲沃桓叔,最终还是没有等到合适的机会,郁郁而终,享年七十二岁。


七十古来稀,野心勃勃的他已经活得够久了,他历经五位晋国国君,他做梦都想自己成为其中之一,可终究还是没能如愿以偿的登上晋国国君之位。


然而,曲沃桓叔的死并没有为双方斗争划上句号,随着血缘关系的日渐疏远,双方的斗争更加惨烈,走向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04


趁火打劫


曲沃桓叔死后,他的儿子鳝继位,这就是曲沃庄伯


曲沃庄伯不仅继承了父亲的位子,还继承了父亲的野心。


和他的老父亲一样,他对当晋国国君很有兴趣,势在必得。


他的眼睛里有一团火,死死的盯住了晋孝侯。他就像一条饿狼一样,绿得发亮的眼珠子,死死盯着猎物,只要对面的猎物露出了破绽,他就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


终于,耐心的曲沃庄伯等到了一个绝佳机会。


晋孝侯十五年(公元前724年),晋国东部山区一个赤狄部落向晋国发动了猛烈进攻,晋国翼城损失惨重。


晋国长期以来就和狄人打得不可相交,这样的冲突本不常见,晋国本身就是在和狄人不断的交战中渐渐走向强大。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了,晋国翼城的敌人可不止这一个,还有一个更凶恶的敌人在虎视眈眈。


这次赤狄对晋国发起的攻击,改变了翼城和曲沃的力量对比。


等待许久的曲沃庄伯怎么可能放过这样的机会,趁他病,要他命,曲沃庄伯赶紧趁火打劫,发动全部军队,大举向翼城进攻。


屋漏偏遭连夜雨,还没缓口气的翼城哪能挡住曲沃庄伯全力一击,很快翼城被曲沃大军攻破,晋孝侯本人被曲沃庄伯弑杀。


晋孝侯继自己老爹晋昭侯后,成为曲沃代翼过程中第二个被弑杀的晋国国君。


如果说晋昭侯是被自己手下大臣所弑杀,曲沃桓叔并不是直接的杀人凶手。


那么这一次,曲沃庄伯可是明火执仗的公然率兵弑君。


什么叫乱臣贼子,这就叫乱臣贼子!什么叫肆无忌惮,这就是肆无忌惮!


为了登上晋国国君之位,曲沃庄伯根本就不在乎背上弑君恶名,又或者在他看来晋孝侯根本就不是他的国君,晋国的国君只能是他。


弑杀晋孝侯后,身处翼城的曲沃庄伯志得意满,父子俩人多年的心愿似乎就要在他手上完成了。


可是曲沃庄伯并没有如愿以偿,晋孝侯的支持者在荀国等诸侯国的帮助下,发起猛烈反击。


还没来得及在翼城站稳脚跟的曲沃庄伯被晋孝侯的支持者给打败了,他只好和他的老父亲一样无奈的再度退回曲沃。


于是晋孝侯的支持者立孝侯之弟郤为君,是为晋鄂侯。


曲沃代翼第二次大战就此落下帷幕。


这一次战争,晋国国外诸侯开始介入晋国内乱,双方开始争先恐后的拉拢外援,以致敌死命。


此后,曲沃庄伯和晋鄂侯又进行了连续多年的争斗,双方力量对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曲沃的连续打击之下,翼城方面已经处于下风了。


05


打不死的小强


曲沃代翼第二次大战的失败并没有让曲沃庄伯气馁,反而加大对晋国翼城的打击力度。


晋鄂侯六年(公元前718年,周桓王二年)春天,曲沃庄伯贿赂周桓王攻打翼城。


利欲昏心的周桓王罔顾周礼,丧心病狂的派出军队,联合郑国、邢国和曲沃庄伯一起出兵。


联军气势汹汹的扑来,来不及和其他诸侯国联系的晋鄂侯奋起反抗,可惜独木难支,最终战败,晋鄂侯逃奔随邑,不久便去世了。


曲沃庄伯终于又一次击败了翼城,距离他登上晋国国君之位只有一步之遥。


可是这一次,曲沃庄伯又一次失败了。


击败晋鄂侯后,曲沃庄伯和周桓王的联军,因分赃不均,矛盾丛生,曲沃庄伯和周桓王反目成仇了。


在晋鄂侯死后,曲沃庄伯又一次攻打翼城,这一次,和曲沃庄伯闹翻了的周桓王反过来支持翼城,派虢公带兵讨伐曲沃庄伯,曲沃庄伯再次失败,只能又返回曲沃。


而后周桓王立晋鄂侯之子光为君,是为晋哀侯,晋国翼城居然守住了自己的国君之位,真是打不死的小强。


曲沃代翼第三次大战就此结束,这个过程真是峰回路转,曲折离奇,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结局。


晋哀侯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这样登上国君之位,新继位的他,却没有多余的时间庆祝自己荣登大宝。


因为他接手的是一个烂摊子,很烂很烂的那种,在曲沃接二连三的打击下,翼城实力锐减,再乐观的人,面对这个局面都高兴不起来。


但是,不管怎么样,翼城还在,他们还是守住了晋国国君之位,尽管看起来已经摇摇欲坠。


06


无力回天


正当曲沃庄伯准备再一次发起进攻,灭了翼城势力时,他的身体已经撑不起他的勃勃野心。


晋哀侯二年(公元前716年)曲沃庄伯忧愤而死,其子称继立,是为曲沃武公


晋武公(曲沃武公)


曲沃武公很有耐心,并没有选择轻举妄动,而是慢慢积攒实力。


这样一来,翼城方面终于有了缓口气的时间。


翼城抓紧时间恢复实力,希望在曲沃下一次发起进攻的时候尽可能的变强一点,给自己回回血。


万万没想到,又出事了。


晋哀侯八年(公元前710年),晋哀侯在攻陷了翼城南面的陉廷之地,还没等他消化此地。


第二年,陉廷残余势力与曲沃武公联合伐晋,曲沃代翼第四次大战就此爆发。这次大战是是翼城与曲沃的一次决战,最终,曲沃武公大获全胜。



公元前709年晋国内乱形势图


晋哀侯被此次大战的曲沃武公御者韩万所俘,随后曲沃武公韩万斩杀晋哀侯,晋国又一个国君死在内乱之中。


(韩万也是晋穆侯的后代,因为此次作战有功,后被封地韩原(今山西韩城),别称韩氏,谥号韩武子,他就是日后晋国六卿之一韩氏先祖)


晋哀侯虽死,翼城依然没有放弃抵抗,立晋哀侯之子小子为君,是为晋小子侯。


此时的翼城势力已经是苟延残喘,无力回天,死亡只是时间问题了。


曲沃武公已经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胜利的天平已经彻底倒向了他,他在晋国影响力已经大大加强,再也不局限于曲沃一地,他的命令在晋国畅通无阻,就连晋小子侯也没法抵抗。


曲沃武公已经成为晋国最高主宰,唯一差的就是晋国国君的名分。


晋小子侯四年(公元前705年,周桓王十五年),曲沃武公诱召晋小子侯并杀之。


堂堂晋国国君的晋小子侯居然被曲沃武公召之就来,并且随随便便给杀掉,曲沃武公在晋国的权势由此可见一斑。


曲沃武公杀晋小子侯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就是要自立为君。


07


临门一脚


这个时候周桓王看不过眼了,此时的周天子还有一些号召力的,曲沃武公随便弑君的举动刺激到了周桓王,他赶紧让虢国国君虢仲率兵伐曲沃武公。


曲沃武公万万没有想到,就差临门一脚,又跳出个周天子和虢仲。


虢国大军一来,毫无准备的曲沃抵挡不住,只能又退回曲沃。


于是周桓王立晋哀侯的弟弟缗为晋侯,这就是晋侯缗,曲沃代翼第五次大战以这样的方式落下帷幕。


结果,曲沃武公这一退就是二十八年,


晋侯缗二十八年(公元前678年,周釐王四年),曲沃武公再次向晋侯缗发动最后一击,很快曲沃武公就彻底击杀了晋侯缗,翼城势力彻底被击溃。


曲沃代翼第六次大战结束,持续67年之久的曲沃代翼已经进入收官阶段。


算下来,从曲沃桓叔初封曲沃,至武公灭晋,并代晋为诸侯,前后经过祖孙三代67年,共杀翼城五个国君(晋昭侯、晋孝侯、晋哀侯、晋小子侯、晋侯缗)、驱逐一个国君(晋鄂侯)。



这次曲沃武公吸取上次的教训,为了不重蹈上次覆辙,防止周天子再次出兵干涉,功败垂成,他用抢掠来的珍宝器物贿赂新立的周釐王


目光短浅,利令智昏的周釐王一看不费一兵一卒居然就能得到丰厚的回报,居然接受了曲沃武公的贿赂。


拿人钱财为人消灾,既然生米煮成熟饭,周釐王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任命曲沃武公为晋君,列为诸侯。


于是晋武公尽并晋地,正式成为晋国国君,曲沃武公仍以翼城为国都,以晋国国号为国号,只是把曲沃武公改称为晋武公。


唉,这个世界真是给钱就行吗?


——未完待续,下期精彩继续——



本文原作者为历史上的照片,原文网址为https://www.toutiao.com/a6950812515332850189/,转载请注明出处!如该文有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删除,谢谢合作~

跟 相关的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